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十九章 月兔与九尾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红鱼是个漂亮的女人,她的美貌丝毫不输娱乐圈那些当红女明星。
  同样,她也是个忠心的女人。
  起码在陈玄君的心里是视若绝对心腹的。
  他对红鱼的信任只低于帮他推演天机的道袍老者。
  准确来说,他在陈家足够信任的人撑死不过两手之数。
  而红鱼能在这两手之数中排进前三。
  此刻,暗香浮动,孤男寡女。
  陈玄君望着魅惑如妖的年轻女子,听着她话中有话的暧昧寓意,坦言道:“童鸢没有继承真凰命格,自是失去了她的作用。认祖归宗也好,留在陈家也罢,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干涉她的人身自由。”
  红鱼吐气如兰,轻俯陈玄君的耳旁,腻声道:“就算童鸢小姐不是真凰命格,却同夫人一样体质。”
  “我在她沐浴的时候偷偷瞧过,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。”
  “四爷舍得让童鸢小姐嫁给别的男人随心糟蹋?”
  红鱼咯咯娇笑道:
  陈玄君鼻息加重,浑身燥热。
  红鱼似水蛇般趴在陈玄君的胸膛,指尖轻抚道:“那时她该喊你老公?”
  京都往北,千里之外,道门观星台。
  身着白袍的老头立于山巅之上,抬头望天,似如石雕。
  他手中拎着一坛老酒,白发飞舞,衣袍烈烈。
  寒夜里的凉风在山间回荡,发出阵阵轻吟,如哭如泣。
  不远处的石墩上,一位身着休闲服的清秀少年低头酣睡。
  他睡的很辛苦,身后没有依靠,只能躬着身躯以右手支撑下颚。
  明明是寒冬时节,他却感觉不到冷意。单薄的休闲装裹着他本就瘦弱的身躯,像黑夜里的竹竿,晃晃悠悠。
  “莫争。”白袍老头轻声低唤。
  熟睡中的少年一个激灵,陡然坐直身躯,揉着睡眼惺忪的脸庞喊道:“师傅。”
  “真凰已出,邪蟒吞凤,你该下山了。”白袍老头举起酒坛大口灌着,任由那酒香四溢的酒水从嘴边落下,打湿衣衫。
  少年莫争跳下石墩,神态憨厚道:“师傅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
  “我不想下山,山下也没意思。”他小声碎念道:“我就想待在山上,陪着师傅,每天诵经画符。”
  白袍老头恨铁不成钢道:“天命气运分九斗,真龙真凰各占两斗。剩余五斗天下人悉数分之。”
  “你天象命格初现,气运加身,若不下山争夺,来日岂有你容身之所?”
  莫争磨叽道:“没我容身之所我就待在道门哪都不去。””
  “混账。”白袍老头怒目瞪眼道:“天命气运百年一循环,你若不争,哪还有道门的存在?”
  “我给你取名莫争,不是真要你处处隐忍退让。而是你要铭记不争是为争矣。”
  说到怒处,白袍老头直接将手中的酒坛丢下深渊山谷,气急而笑道:“道门自开山立派以来已有数千年,若无气运巩固,哪有今日辉煌?”
  “你身为道门弟子,老夫亲传首徒,你不挑起道门的兴衰难不成还指望我这把老骨头?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